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講習所

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習近平都去了

來源: 作者: 【字體:

[學習進行時]今年6月的山西呂梁之行,實現了習近平到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看一看”的愿望。習近平和14個特困地區有著怎樣的故事?在考察調研中他提出過哪些重要扶貧論述?新華社《學習進行時》原創品牌欄目“講習所”推出圖文故事,為您講述。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這是習近平對人民作出的莊嚴承諾。

從黃土高坡到雪域高原,從西北邊陲到云貴高原,習近平走遍了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他對貧困群眾深深牽掛。

到2020年我國要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難點就在集中連片特困地區,這些地區多是革命老區、民族地區、邊疆地區,基礎設施和社會事業發展滯后,生態環境脆弱,自然災害頻發,貧困人口占比和貧困發生率高,人均可支配收入低,脫貧任務重,越往后脫貧成本越高、難度越大。

2011年《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11-2020年)》印發,作為一個時期我國扶貧開發工作的綱領性文件,第十條明確指出,六盤山區、秦巴山區、武陵山區、烏蒙山區、滇桂黔石漠化區、滇西邊境山區、大興安嶺南麓山區、燕山-太行山區、呂梁山區、大別山區、羅霄山區等區域的連片特困地區和已明確實施特殊政策的西藏、四省藏區、新疆南疆三地州是扶貧攻堅主戰場。

一、六盤山區

六盤山區跨陜西、甘肅、青海、寧夏四省區。

甘肅中部地區自然條件惡劣,定西、臨夏等地古來就有“瘠苦甲于天下”之稱,現在依然是連片特困地區。習近平十分惦記這里的困難群眾。

2013年2月,習近平繞過九曲十八彎,先后來到海拔2400多米的定西市渭源縣元古堆村和海拔1900多米的臨夏回族自治州東鄉族自治縣布楞溝村,入戶看望老黨員和困難群眾,同鄉親們手拉著手嘮家常。

習近平強調,黨和政府高度重視扶貧開發工作,特別是高度重視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的發展,一定會給鄉親們更多支持和幫助,鄉親們要發揚自強自立精神,找準發展路子、苦干實干,早日改變貧困面貌。

2016年7月,習近平在寧夏固原市冒雨考察了兩個村的脫貧攻堅工作。在涇源縣大灣鄉楊嶺村,他察看村容村貌,到回族貧困戶馬科、馬克俊家中詳細了解脫貧措施的制定和落實情況。從住房、設施、牛棚到就業、收入、上學、看病、公共服務,習近平一一察看、關切詢問。在原州區彭堡鎮姚磨村,習近平側重了解了黨員示范帶頭和能人大戶帶動、發展冷涼蔬菜種植產業幫助農民脫貧的情況。

在寧夏考察期間,習近平還專門召開東西部扶貧協作座談會。他強調,西部地區特別是民族地區、邊疆地區、革命老區、連片特困地區貧困程度深、扶貧成本高、脫貧難度大,是脫貧攻堅的短板,進一步做好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工作,必須采取系統的政策和措施。他為此提出4點要求,第一,提高認識,加強領導。第二,完善結對,深化幫扶。第三,明確重點,精準聚焦。第四,加強考核,確保成效。

一個月后,習近平來到青海省海東市互助土族自治縣五十鎮班彥村,考察易地扶貧搬遷新村建設情況。在土族貧困戶呂有金家,習近平同一家人圍坐一起,看反映鄉親們一直居住的舊村狀況的視頻。得知去舊村有7公里陡峭崎嶇的山路,村民祖祖輩輩居住在出入不便、嚴重缺水的地帶,習近平說,黨和政府就是要特別關心你們這樣的困難群眾,通過移民搬遷讓你們過上好日子。

習近平拿起扶貧手冊和貧困戶精準管理手冊,逐一詢問發展種養業、參加勞務培訓、孩子上學、享受合作醫療和養老保險等扶貧措施的落實情況。習近平指出,移民搬遷是脫貧攻堅的一種有效方式。移民搬遷要充分征求農民群眾意見,讓他們參與新村規劃。新村建設要同發展生產和促進就業結合起來,同完善基本公共服務結合起來,同保護民族、區域、文化特色及風貌結合起來。

二、秦巴山區

秦巴山區跨河南、湖北、重慶、四川、陜西、甘肅,是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中跨省份最多的地區。

2015年2月,農歷羊年春節前,習近平一到延安就轉乘汽車前往延川縣文安驛鎮梁家河村看望村民,習近平曾在梁家河村勞動生活了7年,對這里的一草一木、一溝一岔、一峁一梁都飽含深情、常常牽掛。

延川是革命老區縣。習近平在此專門主持召開了陜甘寧革命老區脫貧致富座談會。座談會上,習近平深刻指出,一些老區發展滯后、基礎設施落后、人民生活水平不高的矛盾仍然比較突出,特別是老區還有數量不少的農村貧困人口,我們必須時刻掛在心上。

習近平說,我們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沒有老區的全面小康,特別是沒有老區貧困人口脫貧致富,那是不完整的。這就是我常說的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的涵義。

2016年的新年國內首次調研,習近平來到了重慶。深入港口、企業調研后,他指出,扶貧開發成敗系于精準,要找準“窮根”、明確靶向,量身定做、對癥下藥,真正扶到點上、扶到根上。脫貧摘帽要堅持成熟一個摘一個,既防止不思進取、等靠要,又防止揠苗助長、圖虛名。

三、武陵山區

武陵山區跨重慶、湖北、湖南、貴州4省市,少數民族人口多,貧困人口分布廣。

2013年11月,習近平來到地處武陵山區中心地帶的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排碧鄉十八洞村看望鄉親,調研扶貧開發工作。在這里,他首次提出了“精準扶貧”。他表示,扶貧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要精準扶貧,切忌喊口號,也不要定好高騖遠的目標。

四、烏蒙山區

云南省昭通市11個區縣中有10個屬于烏蒙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扶貧開發任務重、難度大。2015年1月,習近平來此考察,踏上曾經發生6.5級地震的魯甸縣龍頭山鎮,查看災情,并聽取了當地扶貧開發工作匯報。

習近平指出,扶貧開發是我們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重點工作,是最艱巨的任務。現在距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只有五、六年時間了,時不我待,扶貧開發要增強緊迫感,真抓實干,不能光喊口號,決不能讓困難地區和困難群眾掉隊。要以更加明確的目標、更加有力的舉措、更加有效的行動,深入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項目安排和資金使用都要提高精準度,扶到點上、根上,讓貧困群眾真正得到實惠。

貴州省遵義市遵義縣楓香鎮花茂村近年來統籌推進精準扶貧,發展高效特色農業,引導村民積極發展鄉村旅游、推進農旅一體化。2014年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0948元,全面小康實現程度97.62%。

2015年6月,習近平考察花茂村,同村民們圍坐在院子里聊起家常。“這次來貴州調研一個很重要的主題就是了解貧困人口如何脫貧致富。”習近平對大家說,群眾擁護不擁護是我們檢驗工作的重要標準。黨中央制定的政策好不好,要看鄉親們是哭還是笑。要是笑,就說明政策好。要是有人哭,我們就要注意,需要改正的就要改正,需要完善的就要完善。

五、滇桂黔石漠化區

滇桂黔石漠化區地跨廣西、貴州、云南三省區,在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中包含的區縣最多。

2017年4月,習近平到廣西考察。廣西是革命老區,是貧困地區,也是邊境地區、民族地區。習近平強調,脫貧攻堅工作做好了,邊疆穩定、民族團結就有了堅實基礎;邊境建設搞好了,民族事業發展了,對打贏脫貧攻堅戰也是極大促進。這幾項工作是一個有機整體,要一并研究、同步推進。

習近平說,當前,脫貧攻堅形勢依然嚴峻,必須倒排工期,落實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方略。要針對致貧原因分類施策,戒搞形式,戒做虛功,下一番繡花的功夫。對貧中之貧、困中之困,要采取超常規措施。

六、滇西邊境山區

云南是擁有少數民族最多的省份,習近平對民族地區發展和少數民族群眾生活十分關心。

2015年1月,習近平來到位于滇西邊境山區的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灣橋鎮古生村。古生村位于洱海邊,是一個典型的白族傳統村落,已有1000多年歷史。總書記步行穿過村中街巷,同當地干部邊走邊聊,向他們了解村民增收和古村落保護情況。他強調,新農村建設一定要走符合農村實際的路子,遵循鄉村自身發展規律,充分體現農村特點,注意鄉土味道,保留鄉村風貌,留得住青山綠水,記得住鄉愁。

七、大興安嶺南麓山區

2014年1月,習近平冒著零下30多攝氏度的嚴寒,來到位于大興安嶺南麓山區的內蒙古興安盟阿爾山市。習近平十分關注當地林區改革發展和棚戶區改造,在車上就向當地干部詢問有關情況,然后來到伊爾施鎮74歲的困難林業職工郭永財家中,察地窖,摸火墻,看年貨,坐炕頭,詳細了解群眾生活。看到郭永財等群眾住房還比較困難,他叮囑當地干部要加快棚戶區改造,排出時間表,讓群眾早日住上新房;要做好慰問困難群眾工作,讓每個家庭都過好節。

習近平強調,我們黨員干部都要有這樣一個意識:只要還有一家一戶乃至一個人沒有解決基本生活問題,我們就不能安之若素;只要群眾對幸福生活的憧憬還沒有變成現實,我們就要毫不懈怠團結帶領群眾一起奮斗。

八、燕山-太行山區

河北保定市阜平縣與張家口市張北縣都屬于燕山—太行山區,習近平于2012年和2017年分別到阜平和張北考察。

2012年12月,習近平冒著零下十幾攝氏度的嚴寒,驅車300多公里來到地處太行山深處的革命老區阜平縣。

習近平來到地處深山的龍泉關鎮駱駝灣村和顧家臺村兩個特困村看望困難農戶。習近平強調,消除貧困、改善民生、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對困難群眾,我們要格外關注、格外關愛、格外關心,千方百計幫助他們排憂解難,把群眾的安危冷暖時刻放在心上,把黨和政府的溫暖送到千家萬戶。

2017年1月,習近平來到張北縣,踏著皚皚白雪進入小二臺鎮德勝村,先后走進困難群眾徐萬、徐學海、徐海成家看望。他察看住房、生活設施、年貨準備情況,同每家人算收入支出賬,對照扶貧手冊詢問扶貧措施落實得怎么樣,家里還有哪些實際困難。在詳細了解全村脫貧工作情況后,習近平強調,打好脫貧攻堅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做好這項工作,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而要下好“精準”這盤棋,做到扶貧對象精準、扶貧產業精準、扶貧方式精準、扶貧成效精準。

九、呂梁山區

呂梁山區是習近平考察的最后一個集中連片特困區。2017年6月,習近平來到山西省忻州市岢嵐縣趙家洼村看望貧困群眾。趙家洼村是深度貧困村,溝壑縱橫、土地貧瘠,生存條件十分惡劣,屬于典型的“一方水土養不好一方人”的地方。習近平沿著村里崎嶇不平的土路一連走進三戶村民家中,察看他們的生活環境,了解致貧原因和穩定增收的可行性,同干部群眾一起共商脫貧攻堅大計。總書記肯定了當地通過易地搬遷改善村民生活條件的思路,要求配套扶貧措施要跟上,使貧困群眾不僅改善居住條件,還能穩定增收。

深度貧困地區是脫貧攻堅的“重中之重,堅中之堅”。為此,習近平在山西專門主持召開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集中研究破解深度貧困之策。他強調,脫貧攻堅工作進入目前階段,要重點研究解決深度貧困問題。各級黨委務必深刻認識深度貧困地區如期完成脫貧攻堅任務的艱巨性、重要性、緊迫性,以解決突出制約問題為重點,強化支撐體系,加大政策傾斜,聚焦精準發力,攻克堅中之堅,確保深度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同全國人民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

十、大別山區

大別山區地跨河南、安徽、湖北三省。2014年3月,習近平來到革命老區河南開封市蘭考縣調研。蘭考是焦裕祿精神的發源地。習近平說,我們這一代人是深受焦裕祿同志事跡教育成長起來的,焦裕祿同志的形象一直在我心中。他在蘭考縣調研指導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時強調,大力學習弘揚焦裕祿精神。

習近平叮囑當地干部要切實關心農村每個家庭特別是貧困家庭,通過因地制宜發展產業促進農民增收致富。叮囑當地干部要切實關心貧困群眾,帶領群眾艱苦奮斗,早日脫貧致富。

位于大別山區的安徽六安市金寨縣,是中國革命的重要策源地、人民軍隊的重要發源地。2016年4月,習近平來到金寨縣花石鄉大灣村考察脫貧工作。在貧困戶陳澤平、汪能保、汪達偉、汪達開、陳澤申家,習近平詳細察看住房和陳設,了解貧困原因、貧困程度,通過扶貧手冊看脫貧措施定了哪些、落實怎么樣。

習近平在農家院落同村民們進行親切交流。習近平指出,脫貧攻堅已進入啃硬骨頭、攻堅拔寨的沖刺階段,必須橫下一條心來抓。要強化目標責任,堅持精準扶貧,認真落實每一個項目、每一項措施,全力做好脫貧攻堅工作,以行動兌現對人民的承諾。

十一、羅霄山區

2016年2月,習近平來到位于羅霄山區的江西省吉安市井岡山市茅坪鄉神山村考察。習近平視察村黨支部,了解村級組織建設和精準扶貧情況。他一邊看規劃、看簿冊、看記錄,一邊詳細詢問。他指出,扶貧、脫貧的措施和工作一定要精準,要因戶施策、因人施策,扶到點上、扶到根上,不能大而化之。

習近平對鄉親們說,我們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黨,將繼續大力支持老區發展,讓鄉親們日子越過越好。在扶貧的路上,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家庭,丟下一個貧困群眾。

十二、西藏區

2011年7月,習近平來到西藏自治區林芝縣八一鎮巴吉村,了解新農村建設和基層黨建工作情況,看望慰問村民。習近平擔任福建省委領導時到林芝進行過調研考察,這次再來,他希望巴吉村的黨員、干部堅持黨的宗旨,堅持因地制宜,廣開致富門路,千方百計幫助群眾增加收入,讓老百姓的日子越過越甜,不斷推動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取得新成績。

十三、四省藏區

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爾木市位于四省藏區。2016年8月,習近平來到格爾木市唐古拉山鎮長江源村視察。該村為藏族村,是一個移民定居點。2004年11月,128戶407名牧民群眾積極響應國家三江源生態保護政策,從400多公里之外、海拔4700米的地方搬遷至格爾木市南郊。習近平指出,保護三江源是黨中央確定的大政策,生態移民是落實這項政策的重要措施,一定要組織實施好。

十四、新疆南疆三地州

2014年4月,習近平來到位于新疆南疆三地州的新疆喀什地區調研。習近平表示,我這次來,就是要看中央惠民政策是不是深入人心。我們黨的一切政策,都要圍繞合民意、惠民生來制定和落實。我們的農村黨組織,一定要成為團結帶領群眾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堅強堡壘。有了這一條,無論抓穩定還是抓發展,都會有力量、有后勁。

【打印正文】
393彩票网|欢迎您